子分公司新闻

黄志娟驰援手记:一个人征战 一群人守望

发布时间:2020-03-13 来源:太原煤气化公司 作者:黄志娟 武红梅 李杨


就像这些天新闻里报道的那样,战“疫”捷报频传,全国累计治愈新冠肺炎病例超6万,湖北也迎来了“出舱潮”。

3月6日下午4时,随着最后21名患者出院1人转院,我所在的武汉光谷科技会展中心方舱医院也迎来了属于它的休舱时刻。现在想来,当时的街道上都是蠢蠢欲动的绿色,空气里也满布生机的气息,好像这个盼了又盼、等了又等,令人此生难忘的春天终于要姗姗而至了。

稍晚时候,我在宾馆的房间里看到电视上播放的这则新闻,拿出手机按下摄录键,把出镜记者铿锵的播报、画面里我再熟悉不过的展厅都拍了下来。

短短2分30秒的视频,为我19天的方舱生活画上句号,却难以交代这一趟旅程中一个人征战、一群人守望的感动与悲喜。

单薄如我  也有全村龙鳞加持在身

那天,我打开手机,几条微信通知蹦出来,好些朋友发链接给我,说他们看到了我。我点开消息,是各媒体刊发的山西援鄂医护人员名单,里面有我的名字。

引起我特别注意的是其中一篇题为《致敬!山西182家援鄂医院全名单》的新闻,第23条列着:太原煤气化职工医院,1人。我很高兴,让我的名字出现在这份名单上!

山西援鄂的182家医院里,省三甲医院成百人前来支援,市级医院也有十几或几十人前来,只有这“太原煤气化职工医院1人”,我看起来单薄得像根独苗儿。说实话,我挺高兴、挺荣幸、挺骄傲的,但却不是因为我“与众不同”,我“独挑大梁”,而是因为我终于、终于没有辜负身后一众人的期盼和支持。

记得出发来武汉的那天早上,我收到好多人的信息和电话,大家关切地询问我的所需,叮嘱我一定注意安全。外科杨中青主任和贺永健大夫听说我马上要走,跑到我家帮我收拾东西,生怕我匆忙之间漏掉什么该带的。

在医院里,更有好多同事都来送行。陈永辉院长、白中杰院长、都晋江院长,来了;药械科赵挺龙主任,来了;总务科高洁科长、防保科穆丽香科长、急诊科宋毅大夫,来了;疼痛科杨志主任、院感师新红护士、检验科余韬老师、党工部梁洁慧老师,来了;外科成润萍护士长,来了;我们外科护士李艺、曹敏、路雨英、杜娟、刘琪、王思丽,甚至已经退休的侯春珍护士,还有好些我并不熟悉或者没来得及看清的同事和护士姐妹们都来为我送行。

大家担心我去了一线人生地不熟、有着诸多不便,想着我可能出现的状况,自发地东一点西一点地帮我凑了好些药品、护目镜、纸尿裤、一次性内裤等生活用品和防护物资,塞了满满两箱。曹敏还给我拿了个跳绳,说你去了没事儿干了,就锻炼锻炼身体跳个绳吧。范蛟龙护士把她的眼镜支架和小卡子给了我,王思丽护士把家里所有的小皮筋都给了我。不起眼的小物件,却带着大家满满的心意。

白中杰院长把伴随自己参加医疗援助非洲时的一个超大的旅行箱也拿来了,说这个能装货,装得东西多一点儿。于是大伙儿又七手八脚地帮我往里塞东西,本来只有两件的行李一下子变成了四件。不知是谁说“四”不吉利,大家就把师新红护士给我买的奶茶拿过来,凑成了五件。现在想想,这些同事真是“迷信”得可爱。

等我归置好一切还剩一些时间,外科护士长成润萍和护理部主任张秀琴帮我剪头发,我们三个坐在里间,门外熙熙攘攘站了好些来送行的人。

成润萍护士长一边剪头发一边打趣说:“你结婚也没这么热闹吧。”我一想还真是,这场面像极了娘家人送我这个待梳妆的女儿出嫁,只不过结婚是长发盘起,出征是剪短青丝,这么想着我鼻子竟有些酸,低头掩饰,恰好看到几缕碎发落在地上。

等到医院大厅送别的时候,我没想到陈永辉院长会向我鞠躬,他说感谢我能代表煤气化职工医院去支援武汉、支援全国。我不知怎么回应,愣神站在那里,人群里又响起“平安归来”的嘱咐,大家紧紧拥抱我,我就再也忍不住眼泪了。可我哭,不是因为害怕或难过,而是因为我太感谢、太感动、太温暖了!

你们知道在四年一次的奥运赛场上,有的小国家虽然装备跟不上、训练跟不上,但仍然倾尽所有支持一名运动员去参赛的感觉吗?我出发来武汉之前,当时的医疗物资已经十分紧缺,职工医院几乎是用尽了所有办法,才在短时间内筹集到一套防护服和一包手术衣交到我手上。可能对大医院来说这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对我的她而言,已经称得上是竭尽全力。有多贵重,有多沉重,饱含几多珍重,只有我知道。

你看,我们村全部的龙都把最硬的鳞给了我,有这一身铠甲护周全,我又怎么会孤独、怎么敢怯懦?

平凡如我   也能负梦而行集聚微光

核酸检测转阴的病人,医院会开具出舱证明并联系其所在的社区,由社区派车接至隔离点继续集中隔离,这便是“出舱”。

出舱的病人都会由医护人员送至舱外。我第一次送病人出舱,真是特别紧张,额头和手心的汗冒个不停。因为无论对我还是对病人而言,这都是一件郑重其事又值得庆祝纪念的事情。那天晚上,在等待社区来车的间隙,不过7个出舱的病人,我却数了又数、点了又点,活像个临交卷时复查试题的考生。临门一脚,万不能在我这里出了纰漏。

有病人说:“就算出院了也还是要隔离14天,什么时候才有自由啊。”我闻声看向他的眼睛,却与那话语里悄悄藏着的一丝如释重负般的窃喜撞了个满怀。“胜利就在前方了,胜利已经不远啦!”我们相视而笑。有病人看着我的防护服问:“山西是产煤的地方,这个‘煤气化’肯定也是跟煤炭有关的单位吧?”我肯定地点点头,跟他解释起煤气化和煤气化职工医院,也不知对方听懂了多少。

社区的车驶近,离别时刻还是来了。我最后数一遍人,点一次名,莫名有点感性,眼里泛起泪光,感谢他们的坚强,感谢他们的配合,感谢他们为爱的人、爱的城和最爱的国付出的这一切。他们一一过来跟我道别,不能拥抱握手,那就鞠一躬吧;他们向我致谢,眼神温柔,暖到心上,声声感谢好像也不只是说给我的,还有我背后的她。

的确如此,在武汉的每一天,听到的每一声感谢,收到的每一寸瞩目,都不该只属于我,都属于那个我背后默默无声却给予我强大力量的她。

来武汉之后我一夜之间获得了太多的关注。我的亲戚朋友,我的小学老师马原生老师,我的高中同学、初中同学,看到我的朋友圈,得知我要援鄂,纷纷发来信息说为我骄傲,叮嘱我注意安全。集团公司、职工医院,还有各级妇联、爱心企业、爱心人士给我送来了关怀。特别是我的医院领导和同事们,经常在群里面问我最近怎么样啊?上班怎么样?能不能吃得消?这边生活能不能习惯?吃得好不好?周艳红书记给我发信息让我有什么需要随时跟她说,要我做好防护保重身体;疼痛科苏丽丽护士长给我发了个象征美好祝我平安的红包;成润萍护士长说等我回来给我做干炸带鱼,让我吃个够;护理部张秀琴主任说等我平安归来给我摆庆功宴;刘冬清主任,郭丽贞主任,陆春枝大夫,刘晓燕大夫,赵丽琼主任,刘晓丽护士长,还有李春梅老师、高如星老师,都不停地嘱咐我,让我一定注意防护、安全回来。还有裴雯雯,还有很多原来不是微信好友的都专门加上我。知道我爱喝奶茶,大家纷纷表示要给我买奶茶。东区社区护士长王莉在群里面说,等你平安归来,我给你买一箱奶茶。

单位关心我,同事记挂我,亲人想念我。我成为了那个将远方战场与他们日常生活相连接的纽带。我很想对他们说:在你们眼里,我仿佛身处险恶,我仿佛光芒万丈,我仿佛不可一世,我仿佛高大勇猛。可事实不是那样的,我只是换一个地方去做自己本应该做的工作,我来的时候行囊里装满了你们对我的希冀,装满了你们未曾实现的志愿,装满了你们对这些患者的祝福、对这座城市的祝福,还有对我们国家的祝福。而我背后的你们,只是地点不同、岗位不同,你们也都在以自己的方式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奋斗、拼搏。

疫情当前,每个人都在各自的岗位上花费了数倍的精力去付出、去对抗。煤气化职工医院那些没有来的同事们,为了应对省城的疫情,不曾有一刻放松过。我们外科主任、护士长,天天在群里揪着大家伙学习疫情防控知识,叮咛各项防护事项,为的不过是对每个患者负责、对每个医务人员负责。紧随疫情形势变化,职工医院也随时做好继续派出人员赴一线支援的准备,那些时刻准备出征的同事们,虽尚未前来,但哪个不是小心翼翼手捧一份白衣战士的赤诚之心,哪个不是怀抱着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果敢觉悟?

平凡如我,伟大如你。这个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疫情来临,逆流而上,即便勇敢如我,也是带着你们每一个人的梦想而来,你们如点点光亮汇成星河,照亮我征程的光里,有你们每一个人的心意。而那星河里闪耀的小星星,是我,也是你想象里的自己!

休舱的这几日,我总是梦到那辆载我们往返于驻地与方舱医院的公交专车,梦里我又回到同队“战友”生日的那天。她把方舱医院为她准备的一盒巧克力分给我们,在下班的车上也分一些给司机师傅。师傅开心地收下,不停说着“哎呀,生日快乐呀!”于是,回程,便是那首司机师傅用手机播放的生日快乐歌伴我们一路。深夜的武汉,街道上依旧没有什么车,可我们这一辆,却塞了满满当当的轻松和愉快,蹦蹦跳跳洒下一路。

 “关门大吉”之后,所有医务人员原地休息待命,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行程安排,但听说同样在武汉进行医疗援助的我的同学,已经在关舱后转战另一个地方继续战斗。

对了,刚刚过去的“三八”节我也收到了特别的问候。装了满满一袋的礼物悄悄放在房间外面的门口,开门时,袋子里伸出的一支明艳的康乃馨冲我笑得那么灿烂。我满心感动捧进房内,才发现里面还附着一张卡片。上面说,心中有爱,无畏山海。还说草木萌发,春山在望……




责任编辑:郭颖
山西友情网站
煤炭行业网站
子分公司网站
相关媒体网站